首页 政务公开 服务大厅 政民互动 规划泉城 泉城意象 测绘管理
搜索:   [官方微博]
 
泉水保护
泉水掌故
七十二名泉
泉水成因
十大泉群
  点击排行
· 《济南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
· 展馆概况
·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使用帮助
· 关于汉峪等22个片区控制性详…
· 东城逸家房地产开发项目2-1…
· 济南中央商务区城市设计公开…
· 《济南市西客站核心区城市设…
  最新更新
· 济南综合保税区章锦片区五村…
· 济南护理学院图文信息中心大…
· 济南护理学院动力中心改建学…
· 济南市历城区唐王中学新建多…
· 征求意见函
· 市规划局深入推进测绘地理信…
· 市规划局深入推进测绘地理信…
· 济南市公安消防支队执勤公寓…
· 厦门实施新版城乡规划管理技…
 首页 > 泉城意象 > 十大泉群
十大泉群
趵突泉泉群
发布时间:2012-06-17     点击率:7121     来源:     作者:

  趵突泉泉群,位于坤顺桥南,趵突泉南路西侧,在周围17公顷的面积上,散落着37处泉池。其中,金《名泉碑》记载的名泉20处:趵突泉、金线泉、皇华泉、柳絮泉、卧牛泉、东高泉、漱玉泉、无忧泉、石湾泉、酒泉、湛露泉、满井泉、北煮糠泉(广会杜康泉)、登州泉、望水泉、洗钵泉、浅井泉、马跑泉、混沙泉、灰池泉。晏璧《七十二泉诗》著录的名泉1处:北漱玉泉。其他为:(新)金线泉、饮虎池、泉亭池、尚志泉、螺丝泉、花墙子泉、青龙泉、道林泉、白云泉、白龙湾、围屏泉、对康泉、井影泉、劳动泉、沧泉、迎香泉。60年代,众泉涌水量一般为6万立方米/日,最大达23万立方米/日。1973~1977年测量,该泉群每日平均流量为3.63万立方米,最大为10.45万立方米,最小为0.63万立方米。泉水汇入西泺河。

  趵突泉 位于趵突泉公园泺源堂前。1931年四周用石砌岸。几经变化,今泉池呈长方形,长30米,宽18米,深2.2米。北临泺源堂,西傍观澜亭,东架来鹤桥,南有长廊围合。金《名泉碑》、明晏璧《七十二泉诗》和清郝植恭《七十二泉记》均著录。该泉出露标高26.49米,恒温18℃,最大涌量达16.2万立方米/日,为该泉群中涌量最大的泉,号称“天下第一泉”。地下水位低于出露标高时,该泉停止喷涌。据清代乾隆《历城县志·杂缀二》载,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崇祯十四年(1641年)曾出现干涸。1972年始,时常停涌。1986年5月至1987年8月26日,停涌达15个月;1988年8月至1990年8月,断流长达24个月。趵突泉是古泺水之源。古时称“泺”,宋代已称“趵突泉”。亦有“娥英水”、“温泉”、“槛泉”、“瀑流泉”、“三股水”的别称或俗称。《春秋》载:鲁桓公十八年(公元前694年)春,“公会齐侯于泺”。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济水》载:“泺水出历县故城西南……俗谓之娥姜(一作娥英)水也,以泉源有舜妃娥英庙故也”。北宋文学家曾巩在《齐州二堂记》中说:“其旁之人名之曰‘趵突’之泉”,“趵突之泉冬温,泉旁之蔬甲经冬常荣,故又谓之温泉。”和趵突泉(1987年9月)曾巩同时代的刘诏,根据《诗经·小雅·采菽》“?沸槛泉 ”的诗句,叫它“槛泉”。金人元好问《济南行记》 中又名“瀑流泉”。当地百姓以其自地穴中涌出,形成三股泉水,故又俗称为“三股水”。据水文地质部门探查,趵突泉的地质情况是:地表向下8米,是第四纪砂砾、粘土层,8~80米为奥陶纪白云质石灰岩。在30米以上的大理岩中,裂隙、溶洞特别发育,这些裂隙、溶洞成为地下水集中和上升的通道。上升的地下水流从相距2?3米的两个洞隙中蹿出地面,成为趵突泉三股泉水中的南、北两股;从北股洞隙中又分流出一股水,在靠近北股的南侧涌出地表,即为中间一股。趵突泉,三股并立,“泉源上奋,水涌若轮”(《水经注·济水》)。清朝刘鹗《老残游记》载:“三股大泉,从池底冒出,翻上水面有二、三尺高。据土人云:‘当年冒起有五六尺高’”。据1982年地质出版社出版的《济南的泉水》载,1959年时趵突泉泉水还能冒二尺多高。因为气势壮观,故称“趵突腾空”,古人列为济南八景之一。由于景观奇特,被历代文人,如曾巩、元好问、赵孟?、张养浩、王守仁、王士祯、蒲松龄等赞咏。清朝康熙、乾隆皇帝,也舞文弄墨刻之于石。其中,蒲松龄的《趵突泉赋》描写得最为详尽:“尔其石中含窍,地下藏机,突三峰而直上,散碎锦而成漪。波汹涌而雷吼,势?洞而珠垂;砰兮三足鼎沸,兮一部鼓吹。沈鳞骇跃,过鸟惊飞,羌无风而动藻,径上栏而溅衣。夜气长薰,涛声不断。沙阵抟云,波纹似线。天光徘徊,人影散乱。快鱼龙之腾骧,睹星河之隐现。未过院而成溪,先缴沼而动岸。漱玉喷花,回风舞霰。吞高阁之晨霞,吐秋湖之冷焰。树无定影,月无静光,斜牵水荇,横绕荷塘,冬雾蒸而作暖,夏气缈而生凉。其出也,则奔腾澎湃,突兀匡襄,噌噌??,翠色以盈裳。其散也:则石沈鹘落,鸟堕蝶?,泯泯棼棼,射清冷以满眶。其清则游鳞可数,其味则瀹茗增香。海内之名泉第一,齐门之胜地无双。”池中小泉颇多,水泡如泄珠玑,簇簇串串,飘飘悠悠。水中青藻浮动,锦鱼穿梭。冬季,水气蒸腾,??朦胧。池岸以石砌垒,四周小桥卧波,雕栏临池;亭榭探水,曲廊蜿蜒;山石挺拔,绿柳婆娑。游人凭栏俯瞰,尽得水趣。泉畔还有许多名人题刻,为名泉增添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如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山东左布政使张钦书写的“观澜”;明嘉靖十六年,山东巡抚都御史胡缵宗书写的“趵突泉”;清同治八年(1869年),历城王钟霖题写的“第一泉”;还有清人鲍复昌、鲍复相、蒋?等咏泉诗刻等。 趵突泉水清冽甘美。经化验,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可以直接饮用。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沿途饮用北京玉泉水,当品尝趵突泉水后,便立即改用趵突泉水,并把玉泉改为“玉泉趵突”。将趵突泉封为“天下第一泉”。此泉用来烹茶,味醇色鲜,游人常来此品茗以助游兴,有“不饮趵突水,空负济南游”之说。昔日,趵突泉池东有望鹤亭茶社,四周摆满了茶摊,上支白篷布,下设小茶几,几上备宜兴紫砂壶。1956年辟建公园后,在望鹤亭茶社旧址设东方风味的“蓬莱茶社”。观鱼也是游趵突泉的乐事。明《历乘》记载:历城知县贵养性“蓄金鲤于池,殊为胜观”。清代秀才、历城人任梦菊曾填《浣溪沙·春日游趵突泉》词一首,写道:“闲倚雕栏沽美酒,看他锦鱼唼青萍。”

  老金线泉·金线泉 老金线泉,即金《名泉碑》上所列的金线泉。位于趵突泉东北侧,趵突泉公园尚志堂和鱼展室之间。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也著录。泉池石砌,方形。池内北壁,有一长方条石,上刻隶书“老金线泉”四字,系当代济南书法家李仲余书。池西青松夔石相映,池中泉水清澈,青藻浮动,锦鱼潜游。该泉是济南著名的奇泉。水盛时,泉水从池底两边对涌且流势相当,在水面相交,聚成一条水线,漂浮移动,时隐时现,阳光一照,闪闪发光,故名。宋人吴曾《能改斋漫录》对老金线泉做了较早的记载:“石?方池,广袤丈余,泉乱发其下,东注城壕中,澄澈见底。池心南北有金线一道,隐起水面。以油滴一隅,则线纹远去。或以杖乱之,则线辄不见,水止如故。”宋代,金线不仅白天可以看到,而且在清明的夜间也显明易见。曾巩《金线泉》诗记述:“玉?常浮灏气鲜,金丝不定路南泉。云依美藻争成缕,月照灵漪巧上弦。”明清两代,金线尚看得清晰。清代文学家刘鹗在其著作《老残游记》中写道:“那士子便拉着老残踅到池子西面,弯了身体,侧着头,向水面上看,说道:‘你看,那水面上有一条线,仿佛游丝一样。在水面上摇动,看见了没有?’老残也侧了头照样看去,看了些时,说道:‘看见了,看见了,这是什么缘故呢?’想了想道:‘莫非底下是两股泉水,力量相敌,所以中间挤出这一线来?’那士子道:‘这泉见于著录好几百年,难道这两股泉的力量,经历这么久,就没有个强弱吗?’老残道:‘你看,这线常常左右摆动,这就是两边泉力不匀的道理了。’那士子倒也点头会意。”后来水面缩小,水势减弱,并以石砌池,金线便不常见了。1956年扩建公园时,老金线泉东约20米处一个石砌雕栏小池中,也出现了金线,便将这泉称为“金线泉”,并将清同治九年(1870年)吴兴人丁彦臣题写的“金线泉”三字石刻,移嵌在这泉的东壁上,而把原来的金线泉称之为“老金线泉”。这泉金线出现的原因和老金线泉相似。该池东壁有一水口,泉水由水口流进,北邻为柳絮泉,柳絮泉池南壁也有一水口,与金线泉相通,泉水由此流进金线泉,两股泉水相撞,便出现了金线。泉边风光秀美,历史上文人官绅多于此大兴土木。宋朝即在这里修建馆舍,金元诗人杜仁杰曾宿居其内,并写有《宿金线泉》诗一首。清王培荀《乡园忆旧录》载:“元时设秀春院于其地,檀板银筝,殆金陵板桥之比。”清同治八年(1869年),山东巡抚丁宝桢又于此建尚志书院,俗称尚志堂。光绪十八年(1892年),在金线泉南边修建“悠然亭”,于上可远眺千佛山景色。至今,尚志堂建筑仍存。

  漱玉泉·螺丝泉 漱玉泉,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在柳絮泉东侧,为一长方石砌水池,周饰石雕栏杆。池内北壁镶嵌“漱玉泉”刻石,为济南当代书画家关友声1956年书写。“漱玉”一名由“漱石枕流”(《世说新语·排调》)一词演化而来。相传,宋代杰出词人李清照的《漱玉词》即以此泉命名。泉南侧为溢水口,由自然石叠砌。泉水从池底冒出,形成串串水泡,在水面破裂,咝咝作响,然后漫石穿隙,跌入一自然形水池中,如同漱玉。这池水面较大,山石驳岸,错落有致。池内又有一泉,簇簇水泡,旋转着慢慢升起,其状如螺,故名螺丝泉。泉水清澈见底,蓄有锦鱼。岸上青松挺拔舒秀,翠竹婀娜多姿。为纪念李清照,1959年在池北岸辟建“李清照纪念堂”,1980年又修葺改建。庭院与泉池相映,为漱玉泉增添了文化内涵。

  马跑泉·浅井泉 马跑泉,位于李清照纪念堂东侧的假山西北脚下。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泉池长12米,宽5米多,为不规则池形,池壁由自然石砌垒,曲折参差。泉水汇流成溪,流入西泺河,形成山环水抱的形势。1980年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予昂题写的泉名,镌刻在泉池东岸山石上。泉池四周,松柏掩映,垂柳披拂,修竹摇曳,显得幽雅别致。马跑泉池实际是由两泉组成,另一泉为“浅井泉”,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原先,两泉之间有一墙相隔,“浅井”在北,“马跑”在南,1956年扩建公园时,把墙去掉,使两泉合为一体。马跑泉,得名于一个传说: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迫临济南城下,时济南守将刘豫欲想投金,他的部下关胜,坚决反对,刘豫便设计陷害关胜,让他出城迎战金兵。当关胜走出城门后,刘豫即刻关闭城门,并在城上射箭,关胜受内外夹攻而牺牲。关胜的战马见主人被杀,怒哮愤腾,扒地出泉,这泉便被命名为“马跑泉”。为纪念这位抗战英雄,后来人们在泉旁为关胜修建了一座庙堂,叫“关王庙”,也称“关公祠”。时间一长,人们便把关胜误为“关圣”(蜀汉关羽)了。1956年辟建公园时将“关王庙”拆除。

  柳絮泉 在漱玉泉西侧,是石砌南北长方池。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泉池四周饰汉白玉石雕栏杆。池东栏杆间“柳絮泉”三字,为1980年李予昂题写。泉周,植垂柳多株,阳春三月,柔絮纷飞,水花泛白,相映成趣,故名。相传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故居就靠近这里。清顺治年间,诗人田雯曾有《柳絮泉访李清照》诗:“跳波溅客衣,演漾回塘路。清照昔年人,门外垂杨树。沙禽一只飞,独向前洲去。”乾隆年间,《趵突泉志》的作者任宏远《柳絮泉访李易安故宅》诗中也说:“为寻词女舍,却向柳泉行。秋雨黄花瘦,春流漱玉声。收藏惊浩劫,漂泊感生平。往昔风流在,犹传乐府名。”

  皇华泉·卧牛泉 在柳絮泉西,公园鱼展室门前两旁。东为皇华泉(亦名木鱼泉),其名取自《诗经·小雅》“皇皇者华”。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著录。清《七十二泉记》亦著录,称之为“黄花泉”。今池内北壁嵌“皇华泉”石刻,为1980年济南书法家魏启后题写。西是卧牛泉,金《名泉碑》和明《七十二泉诗》著录。清代,卧牛泉池淤塞。刊印于1928年的《历城县乡土调查录》仍称“今失考”。1964年扩建趵突泉公园时恢复。今池内北壁“卧牛泉”三字,由济南书法家张立朝于1980年书写。两泉皆石砌,周饰石雕栏杆。

  湛露泉·石湾泉·酒泉 在趵突泉南,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均著录。清道光《济南府志》载:“石湾泉,在趵突泉南……通志云今塞。酒泉,在无忧泉南……。湛露泉,在无忧泉西……”民国《历城县乡土调查录》称:“石湾泉在趵突泉南,与无忧泉并列,今迷”,酒泉、湛露泉俱在“围屏街张子志(即张怀芝)花园内”。1964年山东水文地质队调查时即俱已填埋。1997年夏,趵突泉公园将公园南门内迎门假山与白雪楼之间,以自然石砌垒的不规则形连体泉池,自西向东依次认定为湛露泉、石湾泉、酒泉,并分别在南侧石壁上镌刻泉名。池内植有荷莲,蓄有锦鱼。洗钵泉 在李清照纪念堂院内西北隅,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自然石驳岸,青条纷披,清澈见底。

  混沙泉 在马跑泉东,假山北侧山脚下,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著录。民国《历城县乡土调查录》称“失迷”。1964年扩建趵突泉公园时恢复。泉池椭圆形,自然石驳岸,水漫池岸溢出,跌落至西护城河中,如同挂帘。

  无忧泉 在趵突泉南,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民国《历城县乡土调查录》称:“在趵突泉大门内西方,此次修建平。”1989年整治为池,面积672平方米。泉池巧石缀岸,石矶卧波,水清见底,漫石穿隙流进趵突泉内。四周松柏泄翠,杨柳垂荫,修竹储润。

  尚志泉 在老金线泉南侧。同治九年(1870年),山东巡抚丁宝桢在泉边建“尚志堂”,泉以堂得名。1964年扩建公园时整修,为石砌不规则形式,水深1.5米,内蓄锦鱼,岸周花木扶疏,东侧长廊濒水。游人坐在廊内,正可观景小憩。

  东高泉 在万竹园门内东侧,名列金《名泉碑》和明《七十二泉诗》。清代时曾淤塞,清末恢复。为石砌方池,池岸立清末己酉年(1909年)石碑,上题楷书“东高泉”三个大字。

  望水泉 在万竹园西院,名列金《名泉碑》和明《七十二泉诗》。泉池东西长20米,南北宽9.8米,深2.2米。南北架石桥,桥南设小亭,游人可坐亭内观鱼赏景。池北壁嵌清末庚戌年(1910年)“望水泉”石刻。清代诗人王苹曾居泉畔,以此泉在金《名泉碑》列名第二十四,故又取名为“二十四泉”,其诗集即名《二十四泉草堂集》。

  白云泉 在万竹园西花园内西侧,北临白云轩,石砌八角规则形式,水势尚佳。灰池泉 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位于趵突泉南路北段东侧,坤顺桥东南隅。

  登州泉 名列金《名泉碑》和明《七十二泉诗》。位于原花墙子街57号院内。泉池长方形。1994年花墙子街改造时一度填埋。1997年8月恢复。

  北煮糠泉(广会杜康泉) 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著录。位于原花墙子街23号门前。后人因音讹称为“杜康泉”,民国《济南名胜古迹辑略》有载。为有别于刷律巷之杜康泉,又以其近邻广会桥,取名为“广会杜康泉”。泉池南北向长方形,壁间嵌“广会杜康泉”砖刻。1994年花墙子街改造时一度被填埋,1997年恢复。

  白龙湾 位于原围屏街87号西侧,今万竹园西南侧。水面宽10米,长50米,曲折蜿蜒,故名。1993年,欲在此处建楼,因开挖建筑基础,水面扩大至7303平方米。久旱不涸。

  满井泉 在趵突泉吕祖庙二大殿后西北隅。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著录。1964年干涸,1979年填埋,1997年7月修复。泉池为石砌六角形,池岸饰青色花岗石栏杆,泉南侧镌刻泉名。沧 泉 在沧园东北隅。因园得名。自然石砌垒,不规则形水池,池北侧镌刻泉名。

  泉亭池 在万竹园西院内。为长23米,宽15米石砌水池,因池中有望荷亭( 民国初年建)而得名,丰水期水势尚好。迎香泉 在万竹园 南门内西侧。原无名,1995年市建委调查时新取名。在月牙形水池内,有三个泉眼,丰水期喷涌甚烈,俗称“小趵突”。

  花墙子泉 位于北煮糠泉西北侧。原在花墙子街87号院,1983 年调查时已填埋。1997年8月恢复,为石砌长方形池。

  饮虎池 在饮虎池街南首。石砌方形,边长各2.4米,池岸四周护以石栏板,西壁嵌池名石刻,水口在北,注入白龙湾。1993年修建泺源大街时填埋,覆于路下。

  对康泉 原在五路狮子口街25号院内。年久淤塞,1993年前后改建泺源回民小区时,被填埋在新建居民楼下。北漱玉泉 明《七十二泉诗》著录。原在趵突泉南路8号院内,方井形。1986年拓宽该街时填埋,覆于路下。

  劳动泉 在原趵突泉后门街16号门前。20世纪50年代初发现,并正楷书丹泉名石刻,镶嵌于泉池南壁上。泉池呈井形,以砖石砌垒,水质清澈甘甜,为本街居民饮用水。1960年趵突泉公园扩建时填埋。

  青龙泉·道林泉·围屏泉·井影泉 青龙泉,在原西青龙街派出所院内;道林泉,在原饮虎池街17号;围屏泉,在原围屏街70号;井影泉,在原饮虎池街34号。以上4泉,于1983年调查时即已填埋。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网站声明  |
鲁ICP备06001608 版权所有:济南市规划局 技术支持:济南市城市规划咨询服务中心 网站标识码:3701000033
网站维护:0531-66605299 信箱:jnup#jinan.gov.cn(请将#换成@)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 1号龙奥大厦A、F区 邮编:250099
正常浏览本网站建议浏览器为IE7.0及其以上版本,屏幕分辨率设为1024×768像素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