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服务大厅 政民互动 规划泉城 泉城意象 测绘管理
搜索:   [官方微博]
 
规划历史
泉城新貌
古城印象
名泉之城
济南概况
  点击排行
· 《济南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
· 展馆概况
·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使用帮助
· 关于汉峪等22个片区控制性详…
· 东城逸家房地产开发项目2-1…
· 济南中央商务区城市设计公开…
· 《济南市西客站核心区城市设…
  最新更新
· 济南综合保税区章锦片区五村…
· 济南护理学院图文信息中心大…
· 济南护理学院动力中心改建学…
· 济南市历城区唐王中学新建多…
· 征求意见函
· 市规划局深入推进测绘地理信…
· 市规划局深入推进测绘地理信…
· 济南市公安消防支队执勤公寓…
· 厦门实施新版城乡规划管理技…
 首页 > 泉城意象 > 古城印象
古城印象
华不注曾经那么好你造吗
发布时间:2017-02-20     点击率:707     来源:济南时报     作者:徐敏

  

湖阔数十里,湖光摇碧山。在历史上,诗仙李白吟咏过的华不注曾经享誉一时,上至皇帝下至文人乃至平民,凡游历至济南无不登临揽胜华不注,焚香祈福华阳宫。

  盛唐诗人李贺用“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的神来之笔,将济南山川描绘成梦一般的幻境。在这九点齐烟中,华不注是群山之首。

  近两百年来,华不注的名声随着鹊山湖的缩小乃至消失,名声渐渐衰落,一度被人们遗忘。近期,华山片区改造工程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千年以前烟波浩渺,孤峰直上的盛景有望重现,这也将重新开拓济南北郊的新生。

  一战成名的华不注:传承忠孝文化

  史料典籍中对于华不注的记载,最早见于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的描绘。在这位走遍中原大好河山、饱览过山川秀色的地理学家眼中,华不注山的俊秀仍然可圈可点,让他不惜笔墨抒发溢美之词:“单椒秀泽,不连丘陵以自高,虎牙桀立,孤障特拔以刺天,青岸翠发,望同点黛。”

  从最早郦道元的描绘,到今天1500余年后,天气条件较好时,从济南市区往东北方向望去,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座孤峰拔起于广阔的平原旷野中。初春的季节,浅浅的绿色刚刚开始爬上山岭,主峰呈现给今人的似乎是经历了山河巨变和历史沧桑的褐灰色。即便如此,这座海拔不足200米的山峰,仍然昭显着当年几分险峻的气韵。

  年近五旬的华山镇老居民王庆华自小在华山脚下长大和居住,对华山上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说起这座已经没落的当年济南第一名山,王庆华给记者讲述了华不注那段离奇曲折的“成名史”。春秋时期,华山是著名的古战场,齐晋“?之战”即发生于此。《左传》记载,鲁成公二年(前589年),齐顷公亲率大军在今济南北马鞍山下摆上阵势,与晋军决战。齐顷公骄傲轻敌,不给战马披上铠甲而参战,结果,“齐师败绩”。齐顷公被晋军追逼,“三周华不注”,幸得大臣逄丑父与之更衣换位,并佯命其到山脚“华泉”取水,始得趁机逃脱。只此一战,齐国失去了春秋五霸的霸主地位,华不注却一战成名,名扬天下。

  “在我看来,华不注的文化之所以得以传承千年,除了‘一忠’逄丑父,还有‘一孝’闵子骞。”耗时十余载写成《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一书的王庆华这样认为,在历城区洪家楼附近,有一条以孔子的得意弟子闵子骞命名的道路,即闵子骞路,其“鞭打芦花”的故事家喻户晓。据元代费县县尹邵显祖《重修费公闵子祠记》中记载,闵子骞最早其实是葬于华不注山下,后迁坟于别处。

  时至今日,华不注山下的华阳宫内,东西两厢分别供奉着孝子闵子骞和忠臣逄丑父,领受着千年的香火和后人的凭吊。华不注亦因千古忠臣和孝子增添了传统文化色彩。  初次听到华不注,会觉得是个好奇特的山名。有人考“华不注”古音即“花骨朵”,因为这座山从正南面眺望,只见其平地而起,奇绝峻拔,下圆上尖,丰满充实,宛然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骨朵,难怪古人为其起了这个如此奇怪的山名。自“鞍之战”之后,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漫长历史时光中,华不注稳坐济南第一名山的位置。

  在历史上,除了春秋战国时的“一战”外,华不注更因“一诗”、“一画”而声名远扬。唐天宝三年(744)春天,诗仙李白飘然而至,在紫极宫加入道籍不久,便乘船来到华山,于是便有了《古风·昔我游齐都》的名篇,诗云“兹山何峻秀,绿翠如芙蓉”。大概是华不注俊秀挺拔的兀傲形象激起的美妙联想,诗人竟然在此遇到了仙人并驾鹿而去:“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余一白鹿,自挟两青龙。”这是幻梦?还是想象?或者是诗人陶醉于山水之美而飘飘然,不禁有飞升之念?或许更是紫极宫的道?使他心情畅快,从而好山好水看不足吧。

  500年后,元代大书法家、画家赵孟?也被华不注的风韵所吸引。元贞元年(1295),赵孟?赠于友人周密的《鹊华秋色图》,用淡淡的墨彩勾勒出鹊华胜景。从此,华不注又随着这幅国宝级名画而更负盛名。据说此图在清代流入宫廷,乾隆帝见后赞叹不已,后又专程来济到华不注亲眼观赏鹊华美景。至今镌刻在趵突泉公园内泺源堂门前的抱柱联,就是赵孟?盛赞趵突泉的名句“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他将华不注放到了和大明湖相媲美的位置,与趵突泉并称为“济南三大名胜”。

  今日华不注水路不通,华不注逐渐没落

  “以清朝乾隆、嘉庆年间为历史节点,在此之前来游华不注的多是文人骚客或官员,此后则多以平民百姓居多。”王庆华略带几分遗憾地说,可见从清中叶以后,再也没有诸多文人墨客上山揽胜的情形,华不注的观赏价值日趋下降,这与水路不通华阳宫有关。

  一脉山川,优渥的自然景观是其成为游览胜地的首要条件,而深厚的文化积淀则是山川得以传承千年的内在价值。今天的华山脚下,因当地政府将要重建“华山湖”而面临拆迁,山下只有几家零落的“华山烤鱼”和操着浓重历城口音正在下棋的几名男子。记者沿着陡峭的山路拾级而上,千姿百态的嶙峋怪石和苍劲葱郁的古木仍然存在,一草一木都印上曾经第一名山的历史印记。

  “每块石头,每棵松树都有故事。”十多年来,为了完成《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这本书,王庆华已经记不起登过多少次华山。说起初次“踏雪寻山”,他仍然清晰地记得1998年冬天雪后的一天傍晚,军事管制撤出华山,华山脚下的古庙群近千年的古柏默然挺立,荆棘丛生,鸦舞兔奔。拂雪辩读,他才发现杂草丛中和墙壁剥落的灰白墙皮下有很多记载历史和故事的石碑。此后,王庆华开始成百上千次地上山抄录这些碑文。“看起来似乎是不起眼的山石,实际上可能是记载历史的摩崖碑刻。”王庆华指给记者看,只不过随着岁月的侵蚀有些变得模糊不堪,不好辨认,他只能在不同的气象条件下反复观察多次,或者在石碑上刷上水、侧面观察、不同光线下能辨认佶屈聱牙的繁体字、异体字。十余年的镌刻和打磨,王庆华共辑录摩崖碑文五十余篇,并撰成迄今为止最详实记录华不注的前世今生的一书。

  华山脚下的华阳宫,近期也正在重新修葺。院内紧挨着四季殿台阶处那株相传曾经落过凤凰、名曰“落凤柏”的古柏,树龄似已有千年。曾经见证过华不注当年盛景的这株古柏至今仍顽强地活着,而诗仙笔下的景致却已经不复存在。惟有华阳宫里的晨钟暮鼓,依然一声声传递着沧桑。

  李白曾从大明湖乘船直至华不注

  晋伏琛《齐记》引挚虞《畿服经》言:“此山孤秀如华跗之注于水。”这与华不注的地理位置和济南特殊的地质环境有关,济南地下水资源得天独厚,泉水深刻影响了济南的地表景观。

  历史时期,济南低洼的北郊吞纳了众多泉水和南部山区径流,汇成了浩瀚的鹊山湖,范围北至鹊山,东抵华不注山。对鹊山湖最早的记载见于《山海经》:“泺水出焉,东流注于泽。”“泽”即指鹊山湖。直到唐代,鹊山还处于湖水环抱之中,由于湖中多莲花,别名莲子湖,是当时济南的游览胜地。发源于趵突泉的泺水和发源于舜井的历水也是两条重要的河流,二水在古城北部汇合后分注入济水和鹊山湖。各级支流纵横交织,串连着星罗棋布的泉池湖沼,宛有江南之胜。古人曾形象地用泉为穴,溪为脉,河为肠,湖为胃来概述济南的水文环境,至为精当。

  华不注山就立于这一篇烟波浩渺的水域之中,济水流于后,泺水绕于前。二水环流,华不注如浸水中。盛唐时期,李白与友人一同从大明湖乘船至华不注山前,并描绘了鹊山湖的宽阔和周围风光的美丽,“含笑凌倒影”之句,也表明华山周围存在大片水域。

  据济南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师陆敏介绍,《济南水文环境的变迁与城市供水》的研究资料中记载,济南水文环境的一次大变化发生在金元时期,主要表现为小清河的开凿和鹊山湖水的消退,而二者又有一定联系。

  宋室南渡后,伪齐皇帝刘豫为保证海盐西运开挖了小清河。传统的观点认为是刘豫开凿小清河导水东流入海使鹊山湖逐渐萎缩。但是小清河河床经常淤塞,有时甚至数十年不通,而鹊山湖水势却从来没有恢复到唐宋以前的规模,似乎证明小清河开凿不是鹊山湖消失的主要原因。不过此时,华不注山仍然保持着湖光山色的秀丽风光。

  元朝初年,元好问游览济南时,曾在《杂诗其三·咏华山》中写道:“华山正是碧芙蕖,湖水湖光玉不如。”数十年后,元好问的学生王恽客居济南,留下了著名散文《游华不注记》,这篇散文笔墨清新雅致,勾勒出一片迷人的山水盛景。从水文研究的角度,文章详细记录了从历下亭乘船前往华不注的线路:“自历下亭登舟,乱大明湖,经会波楼下,出水门,入废齐漕渠……泛滟东行约里余,运肘而北,水渐弥漫。北际黄台,东连叠径,悉?稻畦莲荡,水村渔舍,间错烟际。”这说明,当时游人前往华不注,仍然是泛舟前去,华不注周边仍有大片水域。

  大约同时期,赵孟?绘就《鹊华烟雨图》,华不注山名噪一时,时人均以揽胜华不注为荣。

  湖水退缩华泉淤塞,水路不通游人鲜至

  史书记载,鹊山湖最大时水域方圆20里。然而在漫长的历史时光中,由于流域内垦殖程度提高,济水及其各支流由于水土流失严重逐渐变得浑浊,从而使济水的含沙量大大增加。更加严重的是,金元时期黄河屡屡决堤窜入济水河道,黄河水泛滥,作为济水水量调节库的鹊山湖接受了大量的泥沙沉积。泥沙沉淀使湖底抬高,蓄水能力迅速渐小,湖面退缩。

  明朝前期,文人亢思谦有篇《续游华不注峰记》,从记叙的游览信息中可以看到,“继自湖南浮小舟,访后乐亭,出北水门,历三闸,舍舟而乘,入华阳宫。”可以看出来,游人虽然经过了一段水路,但是乘舟却不能直达华阳宫前了。

  泥沙淤积是鹊山湖消失至关重要的因素,北郊由于水势消退,却给农业发展带来了优厚的条件。为发展灌溉,布设水(,立堰修坝,截流开渠,水闸林立,湖面被分割蚕食。到了清代,北郊已经是“莽然田舍”,不复昔日烟波水景。清代中叶文人全祖望游华不注时,称郦道元笔下的“单椒秀泽、虎牙兀立”的神肖犹在,但是“今则华泉一线渐淤为小沟,游人亦鲜过者。于是西爽渐斜,仆夫促驾,遂循鹊山而西。”华泉已经淤塞,全祖望也只能骑马而来。

  到了清朝末期,在康有为眼中,华不注虽然还有山水之美,但“诚宜从黄台桥通驰道于华山前”,前往华山已经完全是陆路交通,此后亦极少有文人墨客前往华不注游览。

  “齐之名山,首推华不注”。在济南的历史上,很多文人雅士都以能到华不注吊古揽胜为荣,然而在近两百年中,这座名山一度沉寂下去,甚至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究其原因,华不注的兴衰与历史上济南北郊鹊山湖的湖水丰盈、消退密切相关,自湖水干涸,通过陆路交通前来的游人自觉索然无味,华不注亦随着湖水的干涸也最终让出济南第一名山的位置。

  6000亩水域或碧波再现

  有水有湖,华不注兴盛千年;湖面干涸,华不注沉寂至今。一脉华不注的兴衰史,与周边水文环境密切相关。小清河的开凿分流了鹊山湖水和济水水土流失带来的大量泥沙沉积,最终致使“绿波绕山”的鹊山湖彻底消失。华不注山丧失了“鹊华烟雨”的美景;华泉的淤塞,进一步让来此吊古访今的游人大失所望,华不注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今天的华山脚下,大片农田中仅残存着零星小片水域,偶尔有几只水鸟飞过还未返青的枯黄的芦苇荡。

  济南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华松是研究济南历史的专家,他曾说,“纵观济南历史,华山兴则济南兴,华山衰则济南衰。”

  值得欣慰的是,济南市政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恢复华山的山水风貌,希望重现古济南八景中两个含有华山的风景“齐烟九点”和“鹊华烟雨”,日前华山片区的改造规划正在逐步推进。根据规划,这里将建华山历史文化公园。其中,华山湖计划于今年开挖,被济青高速、二环东路和小清河包围起来的华山国家历史文化公园水面面积将达到6000亩,水体与小清河连通,有6至7个大明湖大,并将华山、驴山、南卧牛山和北卧牛山四座泉城名山包围起来,成为“湖中岛”,届时二环高架上可看华山湖,湖里再现碧波万顷。

  “盼望再现历史上碧波万顷的壮观景象,华山也将矗立在湖中。”王庆华说,华山老居民都和济南人民一起期待“平临湖上出芙蓉”的盛景重现,华山文化也将代代传承。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网站声明  |
鲁ICP备06001608 版权所有:济南市规划局 技术支持:济南市城市规划咨询服务中心 网站标识码:3701000033
网站维护:0531-66605299 信箱:jnup#jinan.gov.cn(请将#换成@)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 1号龙奥大厦A、F区 邮编:250099
正常浏览本网站建议浏览器为IE7.0及其以上版本,屏幕分辨率设为1024×768像素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