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服务大厅 政民互动 规划泉城 泉城意象 测绘管理
搜索:   [官方微博]
 
规划历史
泉城新貌
古城印象
名泉之城
济南概况
  点击排行
· 《济南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
· 展馆概况
·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使用帮助
· 关于汉峪等22个片区控制性详…
· 东城逸家房地产开发项目2-1…
· 济南中央商务区城市设计公开…
· 《济南市西客站核心区城市设…
  最新更新
· 张庄村、刘庄村城中村改造项…
· 中央商务区控制中心项目
· 龙凤山路世纪大道地块B-1商…
· 济南市城市规划委员会专家咨…
· 济南市长清区人民医院(济南…
· 市规划局主动对接服务 助推…
· 费斯托济南全球生产中心临时…
· 绿地中央商务区B2地块建设项…
· 绿地中央商务区B1地块建设项…
 首页 > 泉城意象 > 古城印象
古城印象
酷夏“冷”记忆
发布时间:2015-07-27     点击率:2607     来源:济南时报     作者:姚东舒

            

 在曾经的官扎营制冰仓库,工人在运送海鲜产品。

  在炎炎夏日,人们最留恋、贪婪的时刻莫过于躲在屋里吹着空调。如果时光机带我们穿越到上世纪30年代,你一定会惊叹老济南人夏日避暑的“毅力”和智慧。那就让我们一起回忆,那个年代在盛夏时节的“冰冷”往事。

          

  2007年的官扎营制冰厂 (热心读者孙志云供图)

  盛夏的冰块绝对是“奢侈品”

  上个世纪30年代老济南的寻常人家,家里没有电风扇和空调,贤惠的母亲用一把大蒲扇,给挤在一张床上的几个孩子扇一晚凉风,驱蚊纳凉;院子里没有自来水管,身材瘦小的少年来到泉边的卖水点挑水,头顶烈日,一连好几趟,直到灌满家中的大水缸……

  闷热难耐的夏日午后,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就像泥鳅一样钻进黑虎泉的游泳池,欢快地打起水仗,用狗刨、蛙泳等各种自学成才的游泳姿势徜徉在池子里,甚至忘记了回家吃饭。而那些远离泉水的孩子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只能在自家院子里,舀起一瓢凉水,兜头浇下,把凉席子铺在石砖地上就酣酣入睡。

  在没有冰箱概念的年代,人们也想出了不少“冰镇”方法。家里有井的,把西瓜放在水桶里,下到井里浸泡,然后吃起来那叫一个爽。在盛夏能用冰块来拔凉降温,可算得上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谁要冬冻,拔凉解渴的冬冻哟!”不少老济南人至今仍能哼唱起这段叫卖歌谣。在胡同口乘凉的人们,买一些“冬冻”放在碗里,再放些醋、糖调拌,酸甜清凉,回味无穷。对于寻常人家而言,也有机会享受这难得的冰爽。一些小商贩利用冰窖的下脚料碎冰,充作儿童的便宜冷食沿街叫卖,这就是老济南人俗称的“冬冻”。放暑假时,家境清贫的孩子挎着小篮子到大明湖岸边的秋柳园冰窖去拾碎冰,在碎冰上面盖一层荷叶或是一层布,走街串巷,清凉动听地哼起那段耳熟能详的“歌谣”。

         

  江家池(今五龙潭公园内的天镜泉)卖水的小贩。因此处泉水清冽丰沛,旧时常有小贩藉此维持生计。 (资料照片)

  大明湖畔曾有段“藏冰”岁月

  夏日的大明湖畔杨柳依依,骄阳似乎也“温柔”了起来,在湖面上泛起层层金色的波浪,正所谓“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事实上,除了被人们熟知的“名片形象”外,大明湖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藏冰”史。

  据那些曾经住在大明湖畔的老人们回忆,那时大明湖岸边冰窖里储藏的冰块,主要来自冬日的大明湖。储藏到夏天,这些冰块被运到老城区的鱼行、肉铺、饭店、茶馆等知名商铺,比如汇泉楼、瑞蚨祥等,或是送到达官显贵家里。

  在我国,冰窖冬季储冰,暑天用冰避暑的历史已近千年。在大明湖被改建成开放的公园前,湖边曾居住着世代“靠湖”为生的居民,他们曾在大明湖一带捞鱼、摸虾、种稻子。这里生活着赵、孙、周、刘等几个大姓人家。世居大明湖北岸铁公祠旁的一位本报老读者介绍,或许是因为水生动植物繁盛的缘故,当年的大明湖就像是老城区里原生态的“湿地公园”,湖水也比现在清凉,尤其在湖中公共跑船的水道,湖水的流动性好,水质也更清澈。每年到了三九寒冬,湖面可以结上一层超过20厘米厚的冰,十分结实。“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在湖上面滑冰玩耍,与现在冬天的大明湖相比截然两个模样。”老人回忆。

  上世纪30年代左右,在大明湖的东、西、北岸,已先后有四五户人家沿着老城墙修建了冰窖,如老刘家的、老赵家的等等,他们用芥子在大明湖冰面上划出各自的“冰域”。

  说起冰窖的模样,大明湖最后一家冰窖的主人赵老先生这样描述,“一个冰窖足有一丈多深,五六丈长,中间留一狭窄的走道,四周砌满冰块。窖洞口垒砌着1米多高的土墙,窖顶外覆着黄土和麦秸,就像是一个土丘。丘顶上再搭一层苇席棚子,用来遮蔽风雨。”

  “到湖里采冰要在最冷的三九天,湖面的气温已将近零下20℃。凌晨两三点钟,工头带着几个短工在湖上凿冰。”回想当年采冰的场景,赵老先生至今记忆犹新。凛冽寒风下,冰窖的工头指挥着短工们在冰面上凿冰,另一名工头则负责在窖内砌冰。当时采冰都有惯用的尺寸和专门的技术,首先在冰面上画线,每块冰大概按长1米左右、宽40厘米左右的尺寸来切凿。凿冰的专用工具为大小不等的“冰镩”。其中,大镩十分锋利,长约70厘米,有木把手,镩头锋利并有倒钩,小镩约有20多厘米长。“先用锋利的大镩将厚冰划开,待冰块漂在水面上后,再用镩头上的倒钩钩住冰块,拖上岸,然后运到岸边的冰窖里。”老人详尽地讲解着。

  等冰窖里储满冰后,就迅速将冰窖封死,直到来年盛夏再打开,窖里的冰甚至能存到中秋节。

  1951年左右,因政治运动、公私合营等历史原因,这段大明湖的“藏冰”岁月便画上了句号。一些曾居住在大明湖附近的老人回忆,最后一家冰窖是老赵家的,位于大明湖西南门的乾健门里附近。如今,在整修一新的新大明湖景区里,早已找不到冰窖的影子。

  官扎营“冰工厂”已化为乌有

  那时的老济南,除了有大明湖畔的天然冰块外,机器制造的冰块也已出现,但因当时人造冰块产量低成本高,人造冰还不能完全取代冰窖储藏的自然冰。不过,与大明湖畔的天然冰相比,那些与济南机器造冰有关的故事承载了更多沧桑。

  根据《天桥区志》记载,上世纪30年代末,日军侵占济南,在官扎营前街开设机制冰厂。从小生活在官扎营一带的孙志云老人回忆,这座机制冰厂曾是日寇的军需仓库,加工冰块以储备牛羊肉等军需食物。在老人的记忆中,这座仓库曾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味。“日本鬼子扛着长枪,在仓库门前站岗,仓库外围布满了铁丝网,有的鬼子带着大狼狗在仓库周围巡逻。他们随便在路边抓人来仓库干苦工,凡偷吃或不出力的都会遭毒打。”老人至今回想起来仍胆战心惊。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收日占工厂,将“中日合作”工厂发还私营。济南食品和饮料工业曾一度复苏,但到1948年济南解放前夕,又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主要的机制冰厂停业。在上世纪50年代,也就是计划经济时代,商业部门派人对这座制冰工厂扩建改造,并纳入国营水产公司管理,生产的冰块主要用于冷藏猪肉、大虾、带鱼等,或运往国营的供销社、医院、殡仪馆等单位。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官扎营前街中段附近,却发现这座制冰厂已经埋没在一片废墟中。官扎营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这座“冰工厂”成为了某乳制品企业的制冰中心。在2010年官扎营片区拆迁之前,制冰中心便随这家企业一同迁到长清区。这座曾经记录了历史变革的“冰工厂”也随着拆迁而销声匿迹。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网站声明  |
鲁ICP备06001608 版权所有:济南市规划局 技术支持:济南市城市规划咨询服务中心 网站标识码:3701000033
网站维护:0531-66605299 信箱:jnup#jinan.gov.cn(请将#换成@)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 1号龙奥大厦A、F区 邮编:250099
正常浏览本网站建议浏览器为IE7.0及其以上版本,屏幕分辨率设为1024×768像素或以上